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作者|刘工昌广东餐协出手,美团为自己辩解 广东餐饮业代表全国向美团开了第一炮。

作者|刘工昌

广东餐协出手,美团为自己辩解

广东餐饮业代表全国向美团开了第一炮。

4月10日,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公众号上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指出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同时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值得关注的是,这是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继3月10日之后第二次提出交涉意见。希望美团能在4月17日前,对交涉意见给出明确回应。如若仍拒不回应和调整策略,广东省省、市、区餐饮协(商)会将联合全省各地餐饮企业、全国各地餐饮协会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要说的是,这不是广东一地餐饮业发出的呼声,继疫情发生以来,重庆市、河北、南充、云南、山东等多地相关餐饮业已经连续将近三个月向美团提出行业相关诉求。 

针对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喊话“降佣金及取消排他限制”, 4 月 13 日, 美团发布《唇齿相依,美团外卖今年首要任务是帮助 300 万餐厅活下去活更好》一文做出回应。 以下为美团外卖公告全文:

突如其来的疫情,极大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让餐饮企业和外卖平台一起陷入困境。商家、骑手、平台从来就是一个唇齿相依的命运共同体;2019年,300余万商家从美团外卖获得了订单,近400万骑手从美团外卖获得了收入。当商家订单剧减,平台收入也会跌入谷底,骑手也将面临生存挑战。大家的难,就是我们的难。

平台左手是几百万的外卖小哥,后面是几百万个家庭的生计;右手是几百万商户,那里连接着更多家庭的希望。2019年,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没有商户的艰苦努力,就没有骑手一笔笔的订单收入,也就没有上亿消费者可以享受的便捷实惠的外卖服务。同样,外卖订单,对于疫情期间的商户来说,也是撑下去的机会。

中国外卖平台的同业者,从来不缺有资金、有背景、不差钱的超级巨头,和他们比起来,美团仍然是一家创业公司,我们深知,只有商户在平台上充分发展并获益,平台才有生存和发展机会。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而且这些收入的绝大部分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

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也不得不面对巨大的亏损压力,但我们必须克服各种困难,来组织骑手队伍,保障社会基础设施的正常运转。对于多数餐饮商家而言,外卖平台上的经营是他们的生机。当此困难之际,我们有责任和商家一起扛,帮助几百万商户开源节流,促进餐饮市场回暖,线上订单增效。

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对于武汉商家在2-3月全面免除佣金直至封城结束。相比疫前,七成商户外卖单量已恢复60%以上,还有三成实现反超。以广东为例,目前返佣和活动补贴累计金额已超过1亿,经平台帮扶及商户自救,广深两地餐饮外卖商家订单恢复近九成,超五成商家订单超过疫前。

但我们知道,这还远远不够。我们听到了来自商户、协会的声音,这些声音提醒我们:疫情的影响,行业的困难比我们预计的还要大。为了与商家一同复苏与发展,我们需要进一步倾听商户的声音。2020年,我们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商家恳谈会,与商家更深入地交流、沟通,共同商议和落实更加切实有效的餐饮复苏之计,更加针对性地推出相关帮扶措施。今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要通过平台切实帮扶300万餐饮商户通过外卖生存下来,并活得更好。

唇齿相依,没有人可以独善其身。春风化雨,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餐饮行业,加油!

美团外卖2020年4月13日

发布于2020-04-13

广东餐协的再反击

这一番回应并未让广东餐协满意, 4 月 14 日凌晨,该协会发给时代周报 的一份情况说明书显示, 广东餐协认为美团昨日提出的 10%-20% 佣金比例以及八成佣金用于支付骑手成本的说法“有待商榷”,同时提出平台的返佣不能提现、并不能给商户带来救命的现金流,餐饮协会和商户对返佣“疑虑重重”。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广东餐饮协会的反驳大致集中于以下几点:

第一,美团所称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数字不符合实际,广东餐协引用了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向广东餐协发来一封函件,对“美团外卖4月13日发布之公告不实”做出反映。海丰餐协称其正式会员共166家,约120家上架了美团外卖平台,其中没有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比例低于20%。

海丰餐协在函件中称,美团5年前入驻海丰县后抽佣比例一再提高,从4%、12%、15%再到20%。如今就连20%的抽佣比例,也变成了小部分老字号商户享受的优惠,其余商户的抽佣比例则全部高达23%,“与公告完全不符”。就此广东餐协对美团提出疑问:是否当地的120家商户均不属于公告所称的,享受10%-20%收佣比例的“八成商户”?

第二,对美团提出的“八成佣金用于支付骑手成本”的说法,广东餐协认为,美团发布的公告夸大了骑手成本。2019年美团的骑手成本占外卖收入比为74.83%,“按四舍五入法应该是七成,而非八成”;74.83%到80%之间相差5.17%。

结合2018年度、2019年度年报,我们也注意到,“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占餐饮外卖总收入的比例,2017年为87.12%,2018年为80%,2019年为74.83%,连年降低。而相反,给餐饮企业的佣金率却在连年上升。

也就是说,美团外卖骑手成本占其餐饮外卖总收入的比例在逐年下降,而其向餐饮业征收的佣金却在逐年上升,中间越来越大的差价,也让人越来越怀疑美团声明的真实性。

第三,广东餐饮协会认为美团疫情期间“美团到店对全国所有到店餐饮合作商户……免除1个月佣金,2020年2月1日-2月29日产生的佣金将统一返还”,美团方面声称“这股春风同样吹到了广深两城”,截至目前对广东商户的返佣和补贴,已超过1亿元。 然而由于受疫情影响,2月份全国绝大多数城市陆续明令禁止堂食,餐饮商户的到店消费少之又少,对应能够返佣的金额也就不会太多。

由此该协会认为,美团豪气宣称2月到店免佣,只是一句空话。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至于美团3月份的返佣活动,因为返还的佣金只能用于线上营销和流量推广,广东餐协表示:对于商户而言,生命线是现金流而非未来的业务流量,返佣不能提现、只能用于线上推广,商户要的是直接降佣以增加现金流,而非看不见摸不着的用于购买流量的返佣。

最后广东餐饮协会表示,对于交涉函中另一个重要问题:独家合作,美团甚至没有提及。广东餐协认为,美团借助市场地位压迫商户与其签署独家合作协议,既不符合复工复产相关文件的精神,也涉嫌违反法律规定,实施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而另一方面,如果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餐饮商户能够同时上线多个平台、多几条活路,度过当前疫情的艰难时期。(美团又撒谎了?广东餐协“操碎心”,连夜发文质疑公告数据不实2020年04月14日18:31:54来源:时代周报原创首发|时代周报(Timeweekly)文|何明俊)

飙升的外卖成本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吃瓜群众也等着看戏时, 4 月 18 日,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与美团外卖发出联合声明,称经双方达成阶段性共识。该声明称,美团充分尊重餐饮商户和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与广大餐饮商户开展友好协商、平等合作。

声明称,美团尊重餐饮商户自主选择线上各类平台;支持餐饮商家自主运营私域流量的多渠道发展,美团将全面开放配送平台服务予以对接。多方共同营造广东餐饮行业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为消费者提供更加安心的餐饮外卖服务。

为助力广东餐饮外卖商户疫情“突围”,在美团“春风行动”基础上,美团将对广东地区优质餐饮外卖商户加大返佣比例至3%-6%,扩大覆盖范围,返佣时间至少延长2个月(自声明发布之日起)。在特殊时期美团面临自身经营困难,仍将继续对优质餐饮商户返佣扶持,加大补贴投入,希望带动商户订单恢复,提升消费信心,带动行业复苏。

此外,美团外卖称,公司将积极投入各类资源,支持参与广东省各级政府和协会组织的餐饮业促消费活动,配合省市商务部门共同打造“互联网+美食”模式,通过线上美食节、“食在广东”品牌推广等活动,打造一批广东特色餐饮品牌,激活餐饮消费活力。另外,美团与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未来将建立日常沟通机制,全力营造公平有序市场环境,助力餐饮企业渡过难关。

这场喧嚣一时的闹剧草草收场,就像一块伤疤未经处理就以创可贴贴上。这里我们还是将其揭开,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双方争论的焦点首先是美团高额的佣金合不合理。

广东餐饮协会在交涉函中提到,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经有几百家餐饮企业投诉,美团外卖的垄断和高佣金之举让餐饮商家不堪重负。

而美团外卖网站显示,商户在美团外卖开店不收取开店相关费用,当产生外卖订单时会按照最终签约的费率收取费用。以广州市为例,美团配送的费率约3%至21%,若商户选择自己配送,则费率为5%至21%。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美团外卖广州地区资费查询截图图片来源:美团外卖网站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餐饮企业与外卖平台合作,可以摊薄部分房租和部分人工,从而增加利润,但如果平台扣点在20%左右或以上,基本上就没有增量利润空间了。

据美团点评(03690.HK)财报显示,2019年,该公司全年营收975亿元,其中餐饮外卖业务营收548亿元,同比增长43.8%,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8.9%至3927亿元。而根据财报,2015年至2019年期间,美团外卖业务整体佣金率从1.1%激增至12.6%,毛利率也同时飙升到18.7%。

前述海丰县小餐饮行业协会向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提交的反映文件中也提到,美团自5年前进驻该县,商户佣金费率从4%上升至15%,到如今的小部分老字号商家达到20%,其他商家为23%。(“群殴”美团中国经济周刊发布时间:04-1620:19《中国经济周刊》官方帐号《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罗赟│广州报道)

在美团外卖佣金如此飙升,商家众口一词痛骂美团黑心时,美团却说自己顶着如此骂名赚来的是掉到地上没人捡的每单0.2元的辛苦费。

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美团外卖在拥有这么大的订单量与运力的情况下,在刚刚过盈亏平衡的2019年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的利润不到2毛钱,仅占收入的2%。2019年全年,仅骑手费用一项,美团外卖总计支出就超400亿元,而2019年全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亿元。美团的骑手成本占外卖收入比为74.83%,也就是说,美团向商家大幅涨价所收的钱75%左右全交到了外卖小哥手里。

这是真的吗?

2017y年有媒体公开宣称,美团33亿美金融资仅够外卖员一年工资

而导了2019年12月17日,又有媒体整理出美团外卖员工资待遇(北京,2019年)- 美团工资待遇: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与此同时,知乎上有苏州美团骑手发来了2019年后三个月工资条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由此可见,在一二线城市美团骑手在扣除了五险一金后月工资基本在7-8000元,应该是可信的。

当疫情席卷全球,人们只看到餐饮业没人关注,没想到奔波在外地的外卖行业同样业面临困境。疫情导致外卖业务单量和骑手数量骤降的情况下,要想正常运营外卖服务,必须把原本在家不敢出门的骑手唤回,还有些是兼职的,其成本可能将远远高于平时。另外为骑手采购防护装备和为商户提供扶持举措,无疑将进一步增加了成本,这些因素导致每单成本急剧上升。

如果只看佣金比例,可能会引起不明真相群众的群情激愤,但是事实可能并不如此。谈到外卖佣金,很多人都会有所误解,其实外卖平台佣金由三项资费组成,分别为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其中,配送服务费占到佣金的80%。

我们认为,这是外卖佣金居高不下的真相。不是平台拿了大头,而是外卖人员,更准确的说是,劳动者人工工资的上涨造成。美团付给外卖人员的工资对平台来说,是一项硬性成本,在总收入中它所占的比例远远高出餐饮业的人工甚至房租。

如果商家不选择配送服务费而自行解决配送,几乎所有商家佣金立刻可以减少到个位数,可能会低于5%。如果餐饮业自行解决配送,平台只提供平台使用和技术服务,对平台来讲,每单损失2毛钱,对商家来讲,每单损失多大?

那么为何商家即使投诉也要选择平台配送服务呢?

由于不满平台的高抽成,有商家希望借助小程序突围,哪知道是个大坑。

小程序相当于构建自己的会员体系,有消费积分和优惠券。但她发现,有两个问题难以解决——推广和配送。“要花很大成本让别人关注你,线下到店扫码和发传单,线上就发朋友圈,不如外卖平台用得顺手,还是熟客居多。配送方面,1公里以内员工送,远的叫众包骑手,但单量有限,骑手会优选大平台订单。”有次下雨天,她发现,三公里的单子加小费要七八元,但消费者运费只出3元,剩下的都要自己填补。(商家不赚钱,骑手提成又固定,美团的496亿佣金到底去了哪?2020年04月15日11:41:57来源:AI财经社撰文 /刘雪儿邵蓝洁)

飙升的人力成本与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大多数中小商家没有能力也无法把控客单量与骑手比例匹配度,并且疫情极大消减了商家自配送的安全信任度,自配送对商家而言并非明智之选。

其实当商家不断抱怨平台佣金高时,往外比一比就知道了。据外媒报道,国外外卖平台因其更高的人力配送成本,收取的佣金率比例普遍高出国内水平,几乎是中国2倍。据亿欧报道,GrubHub、UberEats和英国Deliveroo平台均提供平台配送服务,但佣金率普遍超过30%。以Grubhub为例,其收入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超过20%的配送费、12.5%的基础佣金、0-17.5%的4档推广费,而三项费用相加竟超过40%。而中国外卖平台的佣金率则基本维持15-20%。对于更多的国外外卖平台来说,较高佣金率的背后还不包括配送服务。

其次餐饮业将疫情导致的客观困难一股脑儿的推给美团也是不公平的。

据2月12日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餐饮业影响报告》显示,相比2019年春节,疫情期间,78%的餐饮企业营收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到九成以上;7%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间;营收损失在七成以下的仅为5%。疫情让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的餐饮行业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从广东等地餐饮业发出的呼吁给世人的印象是,餐饮业目前陷此困境,外卖平台的美团等佣金仍未下降,是招致行业覆灭的罪魁祸首。但实际的情况是,外卖平台在此困境中并未在趁火打劫。这是因为平台佣金的特殊性。

它不等同于门店租金。无论何种情况下,原本归属于线下门店的租金、员工、水电等固定摊销和成本都会存在,对餐饮业来说,原材料成本占40%以内,人工综合成本占30%,房租10%,税费6%-8%,它们是餐饮行业支出的大头,而且是刚性支出,跑不掉的。

在此次疫情期间,拖垮餐饮行业的最大主因也是这两块。对于负责任的餐饮企业来说,人员工资必须得发,但高额房租即便不开门营业也得交,食材成本省是省了,但是没有客源就没有收入,这是疫情带来的伤痛。现金流只出不进肯定难熬。

但外卖平台的佣金是按业务量弹性增减,佣金的产生也是和配送服务联系在一起的弹性费用。商户不营业、不在平台上产生交易就不收取,有交易时收费则跟单量挂钩。所以商户不做外卖就没有佣金支出。外卖佣金只是餐饮行业的软性支出,与业务的兴衰休戚相关。

各地餐饮协会如此强烈的减免佣金的呼吁,对挽救奄奄一息的餐饮业究竟有没有用呢?

我们认为,是没有实质性帮助的。因为佣金减免最多在3-5个百分点,相对于依旧庞大的门店租金成本与人员工资压力来说,就显得极为有限了。简单减免佣金对餐饮企业的帮助有限,核心在于帮助商家恢复经营和增加业务量,以提升整体收入来覆盖房租、人力等固定成本。

日常情况下,外卖作为堂食的补充,仅仅是提升营业额的额外渠道之一,让商家多一条腿走路。现如今特殊情况,外卖成为餐饮业主要营收来源,外卖成了众多中小餐饮商家的救命稻草,而要将平台抽佣烙上“嗜商家之血生存”的标签,恐怕有失偏颇。

有餐饮业主对媒体表示:(平台)现在的佣金和以前的差不多,也是20%上下,只不过以前有堂食,甚至堂食比重比外卖高,外卖不赚钱,对我们来说就是相当于推广引流,吸引目标群体来店里消费,有堂食的话,即使外卖不赚钱,也能保持一定的利润。但现在不一样,目前这个时期基本上靠外卖,堂食很少,很难赚到钱。而且不仅仅是抽佣,你还得运营推广,不推广的话排名上不去,客户就无法搜索到,那也就没订单,推广费也要占到成交额的5%以上,再加上美团的抽佣,那这个压力真的很大。(发布于2020-04-15美团回应高佣质疑未提降佣,广东餐饮协会:期待给出有意义的回复2020-04-1509:54 嗨牛财经)

其实平台对餐饮业真正的帮助不是广东餐饮协会所称的减佣,而是赋能。

增加营收和流量是餐饮商家入驻第三方外卖平台的主要目的,而美团外卖在流量扶持上效果更加明显。

骑手和商家的真实需求

与减佣相比,美团外卖“返还佣金”更注重外卖生态的可持续发展,更侧重增加外卖商家的订单量,并且为后续的经营活动留存更多资源,促进商家与平台、商家与用户的协同发展。

艾媒咨询分析师表示,外卖平台在疫情期间的复苏扶持政策为餐饮企业注入强心剂,彰显了平台的社会责任。相比较下,美团外卖对商家资金和流量的帮扶落地效果更显著,商家更有感。除了流量上扶持,美团还联合邮储、光大等银行提供200亿元规模专项贷款,目前全国已有超2万家商户获得优惠贷款扶持。

艾媒报告显示,超九成受访餐饮商家表示疫情结束后会继续与第三方外卖平台合作,其中约七成表示会加大在第三方外卖平台业务的投入力度,疫情期间新增餐饮外卖商家对后续加大投入力度表现的更为积极,占比高达75%。疫情对餐饮行业造成重创的同时,也推动着行业改革,企业在“自救”措施中探索出了新的商机、新的路径,这将成为未来业务新的增长点。

从财报上看,美团抽佣多数资金确实都回馈在了产业链上下游。可以说,美团提供的不仅仅是一个中介平台,而是一种健康可持续循环的生态,一个助推商家数字化转型,避免疫情二次冲击的引导者和方案提供商。由此看来,美团外卖平台更像一支强心剂,给餐饮行业的复苏和长期发展提供势能。(外卖佣金争议背后:美团每单利润不到2毛,骑手赚走超8成佣金鞭牛士 发布时间:04-13)

第三美团在此次事件中有没有构成违反行业竞争的反垄断法

《反垄断法》对垄断行为的种类进行了划分,其中一条是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禁止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下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一)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二)没有正当理由,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三)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四)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五)没有正当理由搭售商品,或者在交易时附加其他不合理的交易条件;

据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发布的《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Q1)》,报告显示,在2019年第一季度,美团外卖、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4.6%、25.5%和8.4%。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致美团外卖的联名交涉函中称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60%-90%。

《反垄断法》作出了规定:本法所称市场支配地位,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一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达到二分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

可以说,至少在广东,美团外卖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是成立的。

接下来的关键是,美团外卖有没有“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

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在交涉函中还重点提及,疫情期间,外卖成了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但美团外卖依旧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所谓“独家经营”,是指外卖平台要求商户签订“独家协议”,不与其他平台合作。

广州市一家餐饮企业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选择美团外卖的“独家经营”模式,佣金比例为16%,同时选择和其他外卖平台合作的话,佣金比例就会上升至20%以上。

可是,《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美团、饿了么等外卖平台上同时搜索超过10家不同体量餐饮品牌,它们均在两家平台上线,这与交涉函中提到的“独家经营”不符。

为此,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称,投诉的商家多数是小规模连锁企业,大规模连锁餐饮企业在多个平台都有上线,很多企业还有自营私域流量池外卖业务,美团外卖对这类大型企业不敢限制;特别小的夫妻店或者外卖流量不大的企业,美团外卖方面也不限制,限制较多的是中小型企业。

种种迹象表明,至少在此事上,美团是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的。

也似乎正因如此,美团触犯众怒。最大块的愤怒者,来自于国家声音的央视。

媒体对美团的态度

2020 年 4 月 18 日,针对美团声称:每单外卖只赚 2 毛钱,央视评论员直言:“复工复产刚刚在路上,借助市场份额的优势,行垄断抬价之行为,对行业落井下石,吃相难看了些!”央视称:商业经营,小富即安靠商术,基业长青靠商道,切不可因为蝇头小利,玩弄商术,失去商道,造成商倒。

在国家级权威声音的央视中,为全国人提供外卖的、在疫情期间逆向招聘几十万外卖小哥的美团成了一个“玩弄商术,失去商道”一定会“商倒”的不折不扣的奸商。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央视第一次批美团了,从2013年开始,几乎每年央视都要痛批美团。早在2019年的时候,央视财经频道就曾痛批美团,指出美团佣金过高。导致外卖商家纷纷逃离平台。

2018年美团点评CEO王兴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表示:”一堆人质疑拼多多却不质疑淘宝是如何起家的,这已经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多么健忘”。

这原本是对权力引导下的群体舆论厚此薄彼的一个私人言论,却被央视大张旗鼓的批驳:商业模式的成功不意味着可以就此丢弃商业基本原则,将薄利多销做到极致不等于允许假货泛滥。某电商界大佬以”历史眼光”为拼多多开脱,颠倒了实然与应然,人们也没有健忘。淘宝上买到假货,谁都经历过,但正因为被坑过,所以希望假货绝迹,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进一步说,与淘宝初兴之际相比,中国电商经济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期待今日创业者超越前人、不走老路,难道不是最正常不过的期盼?用关公战秦琼的方式予以解释开脱,既罔顾了平台的义务,也辜负了电商行业好不容易才赢得的成果。

央视的逻辑是,淘宝的确卖过假货,但那是当时大环境使然,所以该追捧的要追捧;而现在环境变了,所以该谴责的要谴责。央视把淘宝的兴起归功于当时整体市场环境不规范造就的假货泛滥,但央视不要忘了,在淘宝犹如一头公牛闯进瓷器店时,还有着千千万万的传统商家在坚守着真货,你们听了它们的感受吗?

央视财经《中国财经报道》栏目2018年5月16日消息,《无视监管?美团举报套牌车有奖活动事件追踪:举报套牌车属实车辆仍在运营》。

2017年11月11日下午,据央视新闻频道《新闻直播间》报道,美团酒店存在涉嫌“刷单”、“刷评论”的情况。

2016年09月08日央视财经频道:美团外卖“明星商家”竟是黑作坊!你还敢吃吗?

2015年10月13日央视财经频道:央视暗访外卖APP黑餐馆:美团涉及其中。

2013年央视《3•15在行动》栏目曝光了团购网站存在的乱象,其中美团网上榜。

不仅央视,国家级媒体经济日报称,针对佣金高,美团给出的解释是自身获利并不多,甚至低至每单0.2元。但是,这并不能解释其对入驻餐企不断提高佣金收费比例的合理性。其每单利润低,也可能是其他原因造成的,如收取高额佣金后的分配比例不合理、经营管理成本过高等。况且,利润低至每单0.2元的说法,并没有进一步可信服的证据。(经济日报评美团佣金高:平台餐企需抱团取暖求共赢04-1506:04新浪财经官方帐号来源:经济日报)

这些媒体公布的另外一组数字引人注目:目前,美团点评外卖抽佣规则是,对大型连锁餐饮执行18%抽佣;对小型餐饮执行23%左右。饿了么外卖抽佣规则是对大型餐饮连锁执行15%抽佣;对小型餐饮18%-20%抽佣;新签用户16%-17%抽佣。

从这些诉诸媒体的数字看,美团有着比主要竞争对手高约3-5个百分点的佣金。面对民心尽失的美团,似乎饿了么取代已指日可待。

从2020年1月20日至3月30日,美团平台新注册且有收入的新增骑手共计45.78万人。在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优质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这个政策就非常好,不过我们的媒体很少报道,没有把好消息及时的传达给商家。

美团外卖自己在近期的回应中,也表示平台左手是几百万的外卖小哥,后面是几百万个家庭的生计;右手是几百万商户,那里连接着更多家庭的希望。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在今天正遭受“群殴”。

在疫情过后百业萧条,人们一职难求时,美团逆势扩招40多万外卖人员,当餐饮协会喊着要活下去时,徘徊在失业边缘的外卖人士要不要活下去?那么为什么它们的声音没人听见,原因有两点:一是分散的社会外卖人员发声能力有限,他们没有功夫也没有力量让势利的媒体听见他们的声音。二是外卖行业的美团的对手阿里过于强势,除了来自顶层的权力为其发声,一大批市场化媒体也为其站队,传统媒体《商业评论》、二十一世纪传媒、第一财经(CBN)、《博客天下》、《财经天下》、《人物》、《南华早报》;科技媒体钛媒体、猎云网、虎嗅网、36kr;跨界+链接“无界传媒”和“封面传媒”,最引人注目的是内容分发平台领域微博与今日头条的参股与施加影响,尤其是后者,极强的富于民粹色彩的自媒体传导能力对对手的打击往往具有摧毁性,上倚权力,下踩民粹,中间涌动着一群市场化媒体推动逐浪,可以看出美团对手对舆论把控的力度有多强。

所以此次美团遭遇几乎一边倒的批驳,中国经济周刊甚至用了“群殴”一词做标题。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当美团遭受自上而下的“群殴”时,最客观的市场站出来说话了。

驱动中国2019年3月1日消息中国互联网监测权威机构&数据平台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报告显示,超八成用户通过网络外卖平台使用网络外卖服务。在外卖市场中,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达到64.1%,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市场份额分别占25%和8.7%。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图片来源于“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

就市场份额占比情况来看,美团外卖市场份额依然稳居第一,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共约占美团市场份额的一半。

2019年8月,互联网大数据平台Trustdata公布数据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美团在全国外卖市场中所占份额高达65.1%,而饿了么与饿了么星选则占32.8%。

2020年3月31日,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发布《网络外卖服务市场发展研究报告(2019年Q4)》,报告显示,美团外卖在用户中的使用率最高,其中67.1%用户最常通过美团外卖使用外卖服务,可见美团外卖在外卖市场已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一哥了。

在铺天盖地的谩骂与质疑声中,美团在悄然无声的生长。

中新网4月12日电4月12日,第三方数据机构艾媒咨询发布《2020疫情期间中国餐饮外卖市场商户专题研究报告》(以下简称“艾媒报告”),报告显示,美团外卖成为餐饮商户最满意的外卖平台,综合评分达到达到82.1(满分100)。此外,超七成受访餐饮商家认为美团外卖能够带来更多流量,更认可美团外卖在疫情期间帮扶举措。

原创             与餐饮业长期纠葛,强大到垄断的美团,更像一位弱者

处在第一线的市场狠狠的扇了那些由权力操控的强势媒体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一记耳光。

看到这里,一定会有人说,你这么为美团说话,拿了它多少钱?我告诉你,没拿任何人的一分钱,甚至写这篇文章那点可怜的稿费都不一定拿得到。但我们觉得,时代需要公平,貌似强大到行垄断地位的美团,有时还是个地地道道的弱者。

关注D1V1网平台微信公众号:d1v1wpt,领取连劲淘特权黑金卡!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D1V1网今日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1v1.com/10906.html

作者: 连劲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60165016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web@d1v1.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